矽膠枕頭

關於部落格
傢俱家飾
  • 16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手記】女記者眼中的周星馳其實好Nice

  網上倒“星”運動,幾年就來一次,這次緣起一篇《為什麼那麼多人黑周星馳》的網文。寫字的人無名無姓考據春秋,為偶像洗白,引發巨大反響,最後統統由周星馳買單,尤其涉黑和苛刻片酬一段觸犯香港娛樂大亨向華強,向太陳嵐炮轟周星馳五大罪狀,並要求他一條條公開解釋。到今天,各大天王紛紛站隊“倒星派”,而網上也呈現出“天王拆牆,網民力挺”的態勢。本報電影記者曾在一次採訪中與周星馳接觸,在記者手記中她還原了一個不一樣的周星馳,一個簡單純粹的星爺,無非論斷,只關記錄。   手記 他只為電影而活   坦白講,專訪周星馳前,我心裡是有些沒底的:一是星爺很多年不接受專訪,沒人清楚他做採訪時是什麼樣的狀態;二是從幾次發佈會上星爺回答問題的習慣來看,他很喜歡用簡單的一兩個字來回答,也就是記者常常所說的“沒得寫”。但第一次與星爺面對面做專訪,我能總結出來的詞句是:星爺好Nice!(模仿星爺語)。   專訪那天,星爺被安排了一整天的採訪,每做完一個採訪,星爺都會趁架攝像機的空當休息一下,這也正好給了我與他先熟絡一下的機會。於是我們聊北京的天氣,聊他穿的衣服、他的白髮,趁機再合個影,而他也是有問必答、有求必應,合影時還擺出很萌的姿勢,也不忘讓記者試試擺在酒店房間里的按摩椅。當真正開始錄音時,星爺還拿我的手機殼上的“裸女”圖案開玩笑,大贊其身材好。整個採訪過程中,他笑聲不斷,經常會出現一些周星馳無釐頭式的冷幽默。   星爺笑言自己是一個“時間沒多久的人”,所以他要“趁年輕”拍出一些自己內心真實的東西,比如“孫悟空在我的心目中是個妖王之王”;他也要為自己熱愛的電影事業做出貢獻,表示“好萊塢電影特效比我們做得好這件事,我不肯接受”;而最讓我感慨的,是星爺此次用在片中的一句調侃:“愛你不用一萬年那麼久,不如就現在吧。”星爺說,電影是現在的自己所能剩下來的唯一:“如果我的生命中沒有電影,那我就什麼都沒有,也什麼都不是,只有在拍電影的時候,我才感覺自己是活著的。”   “我有很多愛好,比如吃飯,睡覺……”   “你說人性當中難道就只有好的或者壞的一面嗎?”   “我心目中的英雄就是唐三藏這種,很簡單,很直接,沒什麼太多的想法,他覺得我就是要做除妖這個事情,因為眾生太慘了。他也不管自己是否有除妖這個能力。”   “對於一個時間沒多久的人,還說什麼一萬年啊,一小時你都覺得太長了”   “只有在拍電影的時候,我才感覺自己是活著的”   “其實我是蠻勇敢的一個人,我喜歡這種冒險的感覺,但這種嘗試常常是會導致失敗的。”   側寫 “我從小就已白頭”   ●我打開手機的錄音功能放在星爺身邊,星爺拿起我的手機,看到手機殼上的圖案,問我這是什麼。我說這是中國電影導演協會的獎盃圖案。星爺說:“身材這麼好!是誰啊這個?”   ●現在星爺出席公眾場合時都會戴帽子,這次在連續採訪的間隙星爺摘下了帽子,露出滿頭白髮。星爺說自己是少白頭,“我很小的時候頭髮就開始白了。”我問他難道以前演戲時都需要染髮嗎,他說,“很少,因為我的頭髮是從裡面開始白的,只是現在蓋不住了。”   ●採訪前星爺問我是哪家媒體,我答《新京報》。星爺睜大眼睛:“我知道《新京報》,很有名的!”   ●等待星爺採訪的空當,幾個攝影記者躲在房間的洗手間里抽煙。星爺拉開洗手間的門探出頭來,攝影記者問:“星爺抽煙嗎?”星爺說:“我戒了好幾年了,我抽了30年了……你今年幾歲?”攝影記者答35歲,星爺說:“那你還可以抽個十年八年的。”再問星爺,“煙齡那麼久如何戒的?”星爺答:“有一天突然不想抽了也就不抽了,其實做什麼事情也是一樣,你沒興趣一定就不會做下去。”   ●採訪的房間里,幾個女記者與星爺聊著各種各樣的話題,問星爺喜歡穿什麼樣子的衣服,星爺也讓我們試試酒店房間里的按摩椅,“我試過,挺舒服的。”然後星爺就冷不防問了這麼一句:“北京天氣這麼乾,你們女孩子平時得擦幾層潤膚霜啊?”   本文所有圖片:攝影 新京報郭延冰   (原標題:【手記】女記者眼中的周星馳其實好Nice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